<var id="ljzrp"></var>
<ins id="ljzrp"><video id="ljzrp"><thead id="ljzrp"></thead></video></ins><cite id="ljzrp"><video id="ljzrp"></video></cite>
<var id="ljzrp"><ruby id="ljzrp"><th id="ljzrp"></th></ruby></var><address id="ljzrp"></address>
<var id="ljzrp"></var>
<menuitem id="ljzrp"></menuitem>
<cite id="ljzrp"></cite>
<var id="ljzrp"></var>
<var id="ljzrp"></var>
<var id="ljzrp"><strike id="ljzrp"></strike></var>
<cite id="ljzrp"></cite><cite id="ljzrp"><span id="ljzrp"><menuitem id="ljzrp"></menuitem></span></cite>
<cite id="ljzrp"></cite>
<cite id="ljzrp"><video id="ljzrp"><menuitem id="ljzrp"></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ljzrp"><video id="ljzrp"></video></cite><cite id="ljzrp"><video id="ljzrp"></video></cite>
<var id="ljzrp"><video id="ljzrp"></video></var>
<var id="ljzrp"></var><cite id="ljzrp"><span id="ljzrp"><menuitem id="ljzrp"></menuitem></span></cite>
關于我們 | 部門概況 | 學校主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新聞查詢
視頻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網上校史館 >> 人物春秋

孫再昭:老書記的革命故事

字體: 2014年12月01日 瀏覽量: 作者:李勝彬 編輯:仲艷春

【故事人物】孫再昭,1922年生,山東膠東人,1939年參加八路軍,親歷了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1978年初,調任韶關市市委副書記,同時擔任廣東工學院書記、院長。

闖關東 當學徒

日軍的耳光打醒了迷茫青年

1922年,孫再昭出生在山東膠東地區一個普通的木匠家庭,戰事頻繁,他僅僅上了7年學便與哥哥一起開始了“闖關東”的生涯。琢磨了很久,兄弟倆覺得照相是個新鮮事兒,于是由哥哥出面請照相館老板吃飯,攀上老鄉關系后,孫再昭開始在照相館里當學徒。學徒生涯并不輕松,清早起床后,要包攬開門關門、打掃衛生等雜活,晚上協助沖洗照片,加班到凌晨。對攝影有著濃厚興趣的孫再昭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刻苦鉆研技術。一天,有位老鄉告訴他,家鄉組建了游擊隊,可以扛槍打鬼子,更重要的是,“游擊隊,吃飽睡”,只要沒有戰斗任務,晚上就可以休息。這個大“福利”,讓苦于晚上睡不飽覺的孫再昭動了心。而幾天之后發生的一件事情讓孫再昭下定了投身革命的決心。那天晚上,防空警報突然響起,在門外打開水的孫再昭拔腿就跑,在離照相館只差十步的時候,兩個日本兵突然擋住他了去路,一個將上膛的槍對準他的胸膛,一個順手就抽了他兩耳光。被打得耳朵嗡嗡直響的孫再昭從此明白在日本人占領的土地上,要過安寧日子已是奢望。第二天一早,他收拾好行李辭別師傅,踏上了回家的路。

瞞父母 上抗大

從此走上革路

回到農村的家中,父母希望他好好學一門手藝,既然照相學不成了,便想說服他跟隨父親學木匠活。可此時的孫再昭,已鐵了心要參加抗日游擊隊。由于有一定文化基礎,在報名參加游擊隊的時候,有人建議他去抗日軍政學校(后改為抗日軍政大學,是國防大學的前身)學習。孫再昭覺得是個好主意,等不及跟父母商量,他就去村公所寫了身份證明,騎著單車奔向50里路開外的抗日軍政大學。進入抗大必須要考試,時隔70余年,孫再昭依然記得當時的入學考試題目:“我最敬仰的人”,年輕的他篤定地寫下以下幾個名字:孫中山、福蘭克林、愛迪生、瓦特。

在抗大的日子,孫再昭得到了很好的鍛煉,迅速地成長起來。抗大的生活主要分為學習、工作兩個部分,當時學習的《政治經濟學》給了他很大的影響,也為他以后投入到現代化建設提供了很大的幫助。除了理論課程,他們還接受了步兵操練等軍事訓練。學習之余,學員們背著五斤重的大刀,站崗“查路條”,防止漢奸、特務混入。當時班上有一門土炮,行軍的時候由孫再昭和另外一名學員一起抬著,上面掛著一包鐵砂和一包土藥,山路崎嶇,一人摔跤時,另一人也容易絆倒,實在不方便,孫再昭一咬牙,便用土炮當扁擔,挑著鐵砂和土藥。因為這件事情,他被評為模范學員。

投入戰斗火線入黨

槍林彈雨志報國

一天晚上,隊里召集部分學員開“兔子會”。孫再昭這才明白,“兔子會”就是黨小組會,只有共產黨員才能參加。他犯了嘀咕:“我參加了八路軍,還不能算是參加了共產黨。”于是,他更加嚴格要求自己,申請加入了“朱德青年隊”(共青團的前身)并遞交了入黨申請書。1940年7月,在一場戰斗中,孫再昭的后背被一塊在石頭上反彈過來的流彈片擊中,由于傷口不是很深,他自己用手摳出了彈片,傷口卻一直流血,衛生員讓他退出戰斗,孫再昭沒有聽,繼續堅持在陣地上。當時指導員就過來宣布:“老孫,今天宣布你入黨”。從此,18歲的孫再昭成為向往已久的黨組織的一員。

畢業后,孫再昭被分配到某營部當通訊班長。由于懂攝影,組織安排其到膠東五旅政治部宣傳科。1940年冬,五旅政治部得到部隊繳獲的一臺120相機,交給他專職攝影,可是難得繳獲幾個膠卷,孫再昭的相機長時間閑著,只能背著空相機到處轉悠。后來,敵工科送來了從煙臺、青島等地弄到的膠卷,孫再昭如獲至寶,反復研究拍攝技巧和場景,生怕浪費。沖洗照片的時候也遇到了難題。沒有暗房,用毯子將老鄉家的桌子圍起來,孫再昭在這個密不透風的小空間里,被悶得全身的衣服都濕透了;沒有暗燈,就觸摸是否顯影;沒有手表,就憑經驗數數來確定曝光的時間。孫再昭說,只要動腦筋,問題總能解決。接著,孫再昭來到最基層的宣傳隊,只要有需要,燈光、道具、演員什么都干,“我不講究,也不挑剔什么工作崗位,叫干啥就干啥,有什么就干什么”。由于工作表現出色,孫再昭成為膠東畫報的特約記者,也是當時東北民主聯軍中主要的攝影干部,用曬藍圖方法出版戰地畫報,為士兵服務。

1945年8月15日,抗日戰爭勝利結束,膠東軍區部隊被分為三部分,孫再昭所在部隊進入東北,變為民主聯軍野戰軍第四縱隊,奔赴東北解放戰場,也真正開始了拿槍戰斗的生涯。當時,四縱第一次與國民黨新六軍作戰,孫再昭從機關分配到到某營參戰,動員講話的時候,孫再昭表態說:“我也出上這一百多斤,和大家一起戰斗到底!”戰斗一開始進行得很順利,第一天就消滅了敵人一個加強連近200人。接下來,卻遇到很大阻力,營長犧牲,副營長和教導員都負重傷。在把負傷的教導員背離著火的陣地后,孫再昭被趕過來的團長任命為代理營長,繼續指揮戰斗。此時,敵人的火力很猛,孫再昭指揮的營剩下的戰斗力也不多,正好有一個機槍班經過附近,他當機立斷,就近攔下機槍班,站在菜地的小水溝里,火力掩護其他主力部隊撤退。“不怕困難,永遠為黨工作”(解放戰爭時期的入黨誓詞),在真刀真槍的戰場上,孫再昭用鮮血和勇敢踐行了一個共產黨員的入黨誓詞。

2005年,八十歲高齡的孫再昭作為老革命、老廣工的代表在紀念中國共青團建團八十周年大會上再一次重溫當年的錚錚誓言,依然激情澎湃:“重溫青年時代,非常高興!我一輩子跟共產黨走,我相信我們的青年一代肯定也是永遠跟黨走,建設我們美好的國家。”這也是這位見證了共和國成立與發展,見證了廣工大55周年風風雨雨的老者的心聲。

掃一掃
關注廣東工業大學官方微信

掃一掃
關注廣東工業大學官方微博

掃一掃
手機看廣東工業大學新聞網

關閉

我來說兩句
 友情鏈接

Copyright@2013 www.codisa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工業大學黨委宣傳部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 網絡信息與現代教育技術中心 電子郵箱:xwzx@gdut.edu.cn

建議使用IE7內核以上瀏覽器

AG真人娱乐